當前位置: -> 繁体中文 -> 新聞資訊 -> 行業資訊
高端酒店行業面臨越演越烈價格和產品競爭

  高端酒店行業在日益激烈的同質化競爭下,面臨越演越烈的價格和產品競爭。國內MICE市場增速減緩陷入低迷,使得原來將商務會獎旅遊作為重頭業務的五星級大體量酒店遭遇尷尬的局面。
 

  在這樣的態勢下,開辟新的消費群體,尤其是爭奪年齡在35歲以下的千喜代用戶,成為國際酒店集團近兩年發展計劃中的重中之重。
 
  “這壹點兒都不奇怪。許多酒店集團正使盡解數吸引35歲以下的客戶。他們的消費觀、旅行方式與前幾代人都不壹樣。大部分國際酒店集團都在積極改進服務,或者塑造新的品牌、產品以吸引千喜代。”希爾頓全球大中華及蒙古區營運高級副總裁麥金信對本報記者說。
 
  “在美國,出生於1977年到1995年的這群‘千喜代’是勞動市場上和消費市場上增長最快的群體。”卡爾森瑞德酒店集團亞太區總裁Thorsten Kirschke則在接受本報專訪時指出,“越來越多的酒店業者在他們身上發現了巨大的商機,消費能力漸長的他們已經占到了酒店顧客總量的三分之壹。我們進行了壹項全球性的定量定性調研,數據表明,過去幾年全球遊客構成發生了巨大變化,到2020年全球35%的遊客將是‘千喜代’。因而酒店行業需要不同的酒店產品設計來滿足更為年輕的消費群體的需求。”
 
  在西方已經被各個行業進行研究的“千喜代”,在亞太地區也擁有龐大的基數。萬豪國際集團亞太區首席市場營銷官方國瑜對記者說:“根據我們的調查數據,亞太地區有超過40%的人口是千喜代。他們將成為未來酒店消費者中最重要的人群。預計未來四年,千喜代將占到萬豪客戶的60%。”
 
  開設新品牌,貼近年輕族群
 
  為了吸引千喜代,國際酒店業者已經或正在開設新的產品,塑造新的酒店品牌以適應這個族群的獨特需求。
 
  不久前,卡爾森瑞德酒店集團為了這個年輕但具有無限消費潛力的人群開設了壹個新的品牌Radisson Red。“我們的調研顯示千喜代,或者具有千喜代思維方式的消費群體並不再需要全方位服務酒店或奢華酒店為其提供面面俱到的服務。Radisson Red的定位就是要跟隨這樣的趨勢。”Thorsten Kirschke表示。
 
  無獨有偶,喜達屋酒店及度假酒店國際集團也在上個月宣布,即推出新的獨立酒店品牌——Tribute Portfolio,並計劃將於未來五年內在全球打造百家Tribute Portfolio酒店和度假酒店。它是該集團旗下的第十個酒店品牌,而喜達屋上壹次納入新品牌“源宿”已是九年前的事。這個被定義為更年輕的獨立品牌,將甄選市場上的高端單體酒店納入喜達屋旗下,在為旗下酒店業主保留其獨立經營理念的同時,通過喜達屋集團的統壹分銷及銷售平臺盈利。雖然該集團並未明言這個品牌是為了“千喜代”而定制,但其品牌中的“獨立”與“個性化”基因卻與千喜代推崇的產品特性十分相稱。
 
  在應對市場變化,推出新品牌方面,希爾頓集團似乎走得更快壹步。“希爾頓集團去年即在全球範圍內推出了兩個新的品牌,壹個是Curio-希爾頓精選酒店,第二個則是Canopy by Hilton——壹個生活方式類的酒店品牌。這個品牌旗下的酒店將特別註重個性化的設計,根據所在地區闡釋當地的文化特色,講述不同的故事。之前生活方式類的酒店品牌在希爾頓集團是壹個空白,Canopy by Hilton的推出,填補了這個空白。”希爾頓全球大中華及蒙古區營運高級副總裁麥金信表示,“這兩個品牌目前在歐洲和美國已經成功簽約了數家,未來的計劃是引進亞洲和中國。千喜代雖然在消費習慣中有共性——即推崇個性、擁有好奇心和愛好社交分享,但歸根結底每壹個人的旅行訴求是不壹樣的,可以接受的價位也不相同,我們希望在滿足他們共同需求的基礎上,還能有更細分的產品來應對他們不同消費層次的訴求。”
 
  全球化中的千喜代到底要什麽?
 
  在全球化的進程中,西方年輕人和東方年輕人在文化背景上的差異性越來越小,消費觀念走向趨同。而高端酒店的國際酒店品牌卻仍然在深耕中國本土化。那麽,全球化中的千喜代到底要什麽?越來越本土化的國際酒店集團是否能正確解讀“千喜代”呢?
 
  著有《Y-Size Your Business》等書的專家Jason Dorsey認為千喜代有兩個特點。“第壹,他們不是科技狂人,但他們患有科技依賴癥。其次,這個族群熱愛即時滿足感,他們缺乏等候的耐心。”意即,千喜代在酒店消費時雖然註重科技,但更希望科技方面的服務能夠更加“友好”而不是“高冷”,其次,使用現代化技術提高服務效率可能是未來酒店發展的壹個方向。
 
  “今天的每個消費者都是移動式生活,特別是千喜代。移動互聯網+絡是這群客人住店需求的壹個趨勢,他們會通過互聯網+預訂旅行及酒店,也會搜索在線評論與推介,還會主動在多媒體平臺分享他們的體驗。”方國瑜這樣對記者說。
 
  而作為酒店研究公司HVS的分析師,Teresa Lee也自稱千喜壹代,她曾經公開在自己的研究報告中表示,僅僅使用更現代化的科技手段來改善酒店產品,並不足以應對千喜代對酒店消費的需求,這對他們來說只是酒店的基礎配置。
 
  對此,Thorsten Kirschke則表示:“聯通性可能是體現酒店良好社交氛圍的第三大元素。酒店以社區的理念呈現出諸如公共空間等靈活的多功能空間,使賓客可以將工作和生活方式相融合。借助當今的科技,傳統的門房角色可以被多功能APP取代。Radisson Red的餐飲服務同樣體現了”共通這個理念。四人桌已經不是我們的必選,取而代之的是體積更大、方便賓客相互交流的多人桌。
 
  而在談及東西方千喜代消費習慣的差異時,方國瑜這麽說:“在西方世界,千喜壹代擁有更多共同的特質,更以壹個統壹的群體為特點。而在中國,80後和90後之間的差異卻十分明顯。90後在金融更穩定的形勢下成長,年紀輕輕就開始旅行,他們在選擇酒店時傾向於更註重消費,更喜歡探索新奇並強調個性。相比西方,中國的千喜壹代購買力更強,他們願意花錢購買奢華、昂貴且記憶深刻的體驗,熱衷於在社交圈裏炫耀;而西方千喜壹代追求具有特色的當代體驗,但不壹定要花很多錢。”